庄清则闻言,也露出了笑容。

  毕竟被妻子看到,自己在怀念昔日的恋人过于不尊重,所以对于妻子的善解人意,令他心里非常的感激。

  他们夫妻感情多年来一直都很和睦,或者可以说是相敬如宾。

  庄清则年轻时曾有过一段轰轰烈烈的感情,并且在心里留下了浓烈的痕迹,只可惜没能有情人终成眷属,他最终听从了家里安排,和林家的千金联姻。

  他没有隐瞒,将这一切全都告诉了林茵。

  林茵并不介意,而且愿意包容。

  对于林茵来说,想要嫁给谁不是她能够做主的,她出生在豪门,就注定了她未来要替家族联姻的命运,既然如此,嫁给谁都是嫁,不如选择儒雅又绅士的庄清则。

  更何况,他那样的一往情深,婚后她无须担心丈夫的拈花惹草,可以专心投入自己的设计事业中。

  所以两个人一拍即可。

  他们像是朋友般相处,是模范的夫妻,也更是亲人。

  庄清则问,“我听佣人说,沁潼晚上从外面回来后闷在房间里,似乎还不小心打破了两个杯子,心情很不好的模样,她怎么了?”

  庄沁潼性格非常好,端庄优雅,又很亲切,对待佣人们态度都不错,脸上常常挂着笑容,从小到大,几乎没有沉郁的时候,也没见她发过脾气。

  林茵便回答,“我刚去看过她了,可能最近公司的事情交给了她一些,她太累了吧!”

  庄清则闻言沉吟,“公司的事情是沁潼主动请缨的,不过,后面我会注意些!”

  因为婚后没多久他就和妻子移居到了国外,这些年来,他大多数都在处理海外的生意,这边有庄老爷子负责,现在回国后,才重新又开始接手公司。

  庄清则带回了不少精干的属下,完全可以帮他处理,只是庄沁潼主动开口,他不好回绝才交给了她两份合作案。

  林茵微笑着说,“嗯,她也是有孝心,想要帮你分担!”

  庄清则点头。

  林茵脸上擦完保养品后,微转过身子,娴静的笑起来,“说起来,沁潼几乎是从小在婆婆身边长大的,最疼爱她了,几乎把她当做亲孙女一样!”

  这个是事实。

  庄清则夫妻俩没有一儿半女,老人的膝下便没有子孙,而庄老夫人又很羡慕别人,在她娘家亲戚的孩子中,庄沁潼很小的时候父母就双双去世,老夫人就顺理成章的将她接到了身边照顾。

  庄沁潼七岁时就住进了庄家,一住就是二十年。

  她不仅长得漂亮,认真学习规矩,并且非常的努力,不仅琴棋书画样样精通,在学校时也常常跳级,优秀到被经常夸赞,所以庄老夫人尤为喜欢她。

  不仅让她改了姓,还想让庄清则和林茵干脆认她当女儿。

  只不过夫妻俩却没同意,因为没必要。

  庄沁潼是庄老夫人的姑亲,这个是众所周知的事实,即便认作了女儿,大家也都知道她是庄家的侄女,所以根本是多此一举。

  况且庄家也只有她一个孩子,毫无意外是最受宠的。

  庄清则听了妻子的话,点头温声道,“这个我知道,未来我也不会亏待她的!”72文学网首发 www.72wx.comm.72wx.coma

  林茵点头表示认同。

  视线下移,看到丈夫的手还落在相册上,无意识的抚摩。

  她想到什么,欲言又止后,还是选择了开口,“对了清则,前段日子的中华杯总决赛,我遇到了一位年轻的女孩子,她很有设计方面的天赋,最后夺得了冠军,而且……她和照片上的人长得很像!”更新最快的72文学网w~w~w.7~2~w~x.c~o~m

  庄清则对她没有秘密,所以林茵也见过照片。

  而且,她还知道,照片里的女人也喜爱服装设计,这也是当初他选择和自己结婚的一部分原因。

  庄清则表情一顿,“女孩子?”

  林茵点头,努力回想了下,“嗯,好像是叫郝燕……”

  庄清则低应了声,没有再继续这个话题,有些疲惫的对她道,“时间不早了,小茵,我们休息吧!”

  “好!”林茵道。

  关了灯,房间里黑暗下来。

  ……

  晨阳明媚,从窗外透进来,光影熠熠。

  郝燕睁开眼睛时,秦淮年早就起来了。

  和每次一样,经历过昨晚的折腾,她浑身骨头都散了,秦淮年却精神抖擞,神采奕奕。

  他似乎连澡都洗完了,短发微湿,正矗立在落地镜前穿西装。

  身形高大,肩背很宽阔。

  虽然郝燕昨晚见他已经试穿过,但此时见看到他将整套西装全部换上,整个人还是被吸附住了视线。

  西装为他量身定做,剪裁贴合着他的身材,勾勒出他的长腿宽肩,而且他仪态非常好,再加上自身的气场,实在过于惊艳。

  晨光斜照在他狭长的眼眸里,泛出夺目的光。

  郝燕看的有点失神。

  秦淮年低沉的嗓音慢悠悠的响起,“郝燕,你要是再继续这么看下去,我可就不保证你今天能不能下来那张床!”

  “……”郝燕脸红。

  偷看被发现,她着实尴尬。

  只是移开视线没多久,又不由自主的望过去。

  秦淮年五官棱角分明,非常的英俊出众,像是他这样的人,天生的谁都没法比。

  而且,又是穿着她亲手设计又缝制的西装。

  秦淮年转过身,挑眉看向她,“我这么好看吗?”

  这样臭屁的问题。

  郝燕当然不敢戳他面子,谄媚的点头,“嗯!”

  眨了眨眼睛,她却也如实的感叹道,“秦淮年,你穿这套西装真好看!”

  在一头黑发的映衬之下,那张小脸莹白如玉,晨光里,睫毛随着她的眼睛颤动,像是蝴蝶的翅膀,而望向他的眼睛,又似是噙着滢滢的秋水。

  被她这样望着,秦淮年心念欲动。

  他大步走过去,俯身朝她伸长了手臂。

  郝燕见状,顿时慌乱不已,眼看着秦淮年眸底的颜色越来越深,她嗅到了危险,真怕自己又没办法上班。

  好在关键时刻,秦淮年的手机响了。

  逃过一劫,郝燕手脚并忙的从床上下来。

  她套上拖鞋,准备去浴室洗漱,听到秦淮年接起了电话,“喂,沁潼?”